菲洛城

文:


菲洛城唐糖的身体,明显是那个男人占据了主导,每一次唐糖说话,都非常的艰难,而那个男人,则好似才是这个身体的主人一样,虽然说话次数不多,但非常的容易。唐宇瞬间明白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了,要么是自己陷入到幻境之中,要么是唐糖的身体被人占据,或者两者都有之。忽然发生这样的事情,其他中神四境的强者们,自然开始强烈的反抗起来,可是他们根本没有做出什么反抗的举动,身体就变得越来越僵硬,好似被石化了似的,十分震撼。在他转身,用眼睛看去的时候,也猛然间发现,后面的路,整个的消失不见了。末千妖低头一看,他在自己的胸口处,发现了一道从脖颈处到大-腿的硕大裂口。

整个地方,好似除了唐宇三人外,就只有那个祭坛了。“杀人还有为什么?哈哈!想杀就杀咯!”唐糖邪魅的一笑,小手再次握住刀柄。你以为唐宇没有用过神念探查过唐糖的身体?呵呵,其实在发现唐糖身体异样的时候,唐宇就这么做了。唐宇瞬间明白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了,要么是自己陷入到幻境之中,要么是唐糖的身体被人占据,或者两者都有之。这个时候,唐糖哪里还有一点可爱的模样,让人看着,只会感觉到可怕!“你……”神见吓得浑身颤抖,他想不明白,唐糖为什么要杀唐宇,唐糖可是唐宇的女儿,哪有女儿杀父亲的道理,而且杀的还是如此的莫名其妙。菲洛城忽然发生这样的事情,其他中神四境的强者们,自然开始强烈的反抗起来,可是他们根本没有做出什么反抗的举动,身体就变得越来越僵硬,好似被石化了似的,十分震撼。

菲洛城听着唐糖的惨叫,唐宇的内心,无比的痛苦。“死了!”唐宇抬起头,笑眯眯的回应道。“老大……老大你怎么了?”神见看着唐宇发愣,也看向了祭坛,可是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,连忙握住唐宇的手臂,不断的摇晃着,在他看来,唐宇现在的状态,有点类似于失魂了。“不可能,为什么会失败?”唐糖的小嘴里,发出一个声音。“你是谁?”这人的开口,让其他中神四境强者们都吓了一跳,瞬间远离了他,一脸警惕的看着这货,脸上明显露出一副“你自己想要找死,也别带上我们的表情。

“你找死……”“啊~”男人声音从唐糖嘴里响起之后,唐糖的无比凄惨的惨叫声,也随即发出,这一是到现在很轻松,仿佛是那个男人,故意没有压制唐糖的惨叫,让唐宇听到似的。而且,也不会有有人,能够在禁制破除的瞬间,就知道这里面有祭坛,所以特意的送上祭品。“为什么?”唐宇的反应,比起神见冷静多了,胸口的疼痛,哪里比得上他内心的痛苦,他早就已经把唐糖当成了自己真正的女儿,而且唐糖一直以来,表现出对他的依恋,也绝对不像是会做出杀他的表现的人,可偏偏唐糖现在这么做了。唐宇咬着牙,听着唐糖的声音,心中更加的痛苦,他现在恨不得将占据唐糖身体的那个混蛋,大卸大块,可是他根本发现不了,唐糖体内,有什么东西存在。这人身穿这一套黑色的战衣,头上戴着斗篷一样的帽子,在帽子的正中心,还有一个骷髅头一样的标志,只是从这一声装扮上来看,就给人一种无比邪恶的感觉。菲洛城

上一篇:
下一篇: